<optgroup id="g0maw"><div id="g0maw"></div></optgroup>
<small id="g0maw"><xmp id="g0maw">
<center id="g0maw"></center>
<tt id="g0maw"><object id="g0maw"></object></tt>
社區應用社區服務會員列表統計排行
主題 : 【現代都市】翠色欲流 BY楚涼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0 發表于: 2009-07-11  
來源于 完結放送 分類

【現代都市】翠色欲流 BY楚涼

管理提醒: 本帖被 prudence 設置為精華(2010-02-09)
                                    




PS:覺得文不錯滴筒子,給個評論哈~
再PS:乃棉這些不純潔的娃。。翠色欲流,根據百度大叔的解釋,是翠綠得快要流出來的意思。還有,這文和主角的名字有關啦!~莫想多了。。


  ID:楚涼
開通小說連載時間:2009年7月11日
文章題目:翠色欲流
文案:微薄的晨光透過厚厚的窗簾灑進房間。華麗的房間。

  錦瑟是被親吻喚醒的。細密的,綿長的,略帶寵愛的吻在她微蹙的眉間,秀麗的鼻子,倔強抿起的唇上慢慢流連。

  像情人的吻。

  她仿佛是不經意地,輕輕地,側開頭。

  “醒了?”略帶戲謔的聲音。

目錄:
1、前十章在前十樓,十一章往下拉就行啦!
2、第十二章(點擊直達)
3、第十三章(點擊直達)
4、第十四章(點擊直達)
5、第十五章(點擊直達)
6、暫無鏈接。。在第三頁。。那啥,大家可以點偶帖子右上方的“只讀樓主”哈。。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7-01 22:07重新編輯 ]
描述:翠色欲流
附件: 橘園小說社區_翠色欲流(媚情).rar (226 K) 下載次數:3669 累計下載獲得 橘果
清空我的評分動態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共威望條評分記錄
橘子水水威望+352006-12-25-
隱藏評分記錄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1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1  楔子]
微薄的晨光透過厚厚的窗簾灑進房間。華麗的房間。
錦瑟是被親吻喚醒的。細密的,綿長的,略帶寵愛的吻在她微蹙的眉間,秀麗的鼻子,倔強抿起的唇上慢慢流連。

  像情人的吻。

  她仿佛是不經意地,輕輕地,側開頭。

  “醒了?”略帶戲謔的聲音。

  床單下的軀體被一雙優雅而邪惡的大手輕輕撫摸摩挲著,溫柔情色得讓人起雞皮疙瘩。

  錦瑟微喘著推開那雙正在她身體上肆意流連的手上,睜開眼睛低聲哀求,“不要了。”

  很顯然,她的示弱取悅了男人,低沉魅惑的笑聲拂過錦瑟的嘴角,那男人的聲音溫柔極了,“原來我們的林大律師也會覺得累?恩?”最后一個字拉成長長的,曖昧的語氣。

  錦瑟身體微微一僵,但很快的,她以極其性感慵懶的姿勢從床上坐起來,在男人嘴角落下一個吻。然后下床,拾起散落一地的衣物,當著男人的面把內衣、裙子、外套穿上。

  對著化妝鏡攏了攏大波浪的頭發,她對著鏡中妝容完美的自己滿意一笑。隨即她拎起包,朝還斜躺在寬大奢華的白色大床上,用欣賞充滿欲望的眼光看著她的男人拋了個飛吻,風情萬種地嬌笑道,

  “我還要上班,先走了,唐少要記得昨晚答應我的事喲。”
[/post]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1-10 19:56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2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2 林錦瑟]
 光鑒照人的大理石地板,清爽而不顯張揚的奢華,高科技的建筑設施。

  這里是“翠色•欲流”。本市規模最大投資最高的頂級大廈,據說住在此處的不是高官權貴就是商界名流。

  “叮——”電梯門應聲而開,同時響起的是單調的手機鈴聲,林錦瑟按下接聽鍵,邁著優雅的步伐走進電梯,

  “喂,小優……”還未等她說完,電話那頭充滿火藥味的暴吼就極富穿透力地傳過來,

  “林錦瑟,該死的你干嘛去了?我打了幾百個電話都沒人接——你最好別跟我說你真的跟那個唐流顏上床了!”

  林錦瑟看著緩緩合上的電梯門輕笑出聲,她完全可以想象出電話另一頭那個穿著光鮮亮麗的白領淑女是如何不顧形象地在辦公室里跳腳的模樣。

  一定難看斃了。

  “你笑什么笑啊你,快老實交代,前幾天干嘛去了?!”

  林錦瑟對著電梯里的全身鏡笑得滿不在乎,用輕松調侃的語氣回道,“你不是說了嗎?去和唐流顏上床去了啊。”哦,該死的,那男人居然在她的脖頸上種草莓。

  皺了皺眉,她用空出來的左手從包包里翻出遮瑕膏,用指甲輕沾了一點,然后細細地抹上白皙優美的脖子。

  幾番折騰,終于看不出痕跡了,林錦瑟發現電話那頭依舊沒有聲響,她試探地叫喚了一聲,“小優?”

  過了許久,竟聽到那邊傳來低低的嘆息,和些微的哭音,“林錦瑟,你真是天下第一號大笨蛋。”之后電話迅速陷入了一片忙音。

  林錦瑟望著嘟嘟忙音的手機發怔。良久,她疲倦地靠上電梯里的玻璃墻,薄薄的唇勾勒出一抹淡淡的,飄忽蒼涼的笑意。

  *

  B市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佇立在黃金路段的一棟高聳入云的寫字樓很是引人注目。

  林錦瑟的律師事務所在這棟寫字樓的最頂層。

  邁進一樓寬敞明亮的大廳,她禮貌得體地朝迎面走來的各式人物微笑。在這座城市里,律師林錦瑟的赫赫大名無人不知。

  她的名氣,不僅僅是來源于她那令無數高官達貴聞風喪膽的敏捷思維和犀利口才,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張貓樣嫵媚的臉孔和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不論是平常百姓還是媒體法庭,人人稱她為——“玫瑰”。

  美麗,然而帶刺。

  這世上,美麗的女子多半不聰明,而聰明的女子多半長相平凡,而她,林錦瑟,卻是個聰明而且美麗的女人。

  她對此引以為傲,并懂得如何去充分地利用它們。

  譬如說,為了打贏一場官司,她可以脫下衣服,脫下尊嚴,心甘情愿地與一個陌生男人滾一個晚上的床單。

  嘴角泛起苦笑,林錦瑟整整心緒,朝著通往頂層的電梯走去。

  那里,有她用愛情、身體、尊嚴以及青春換來的事業。

  **********

  “等等——林姐,你的電話。”剛走進辦公室,助理小王就急忙把還在接聽狀態的電話遞給她,一邊接過她手里的文件夾還一邊促狹地朝她眨眼睛,用口型沖她說,“是個男人喲~”

  她失笑,這個八卦男。

  “你好,我是林錦瑟。”

  “呵,精神不錯嘛。”電話那頭輕浮低沉的笑聲讓林錦瑟的脊背瞬間僵硬,但她隨即不動聲色地旋身坐上舒適寬大的辦公椅,雙腿交疊,以同樣輕佻的語氣回道,“喲,沒想到唐少會特意打電話來關心我,真讓我受寵若驚啊。”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才道,“你昨晚要我幫你的事情已經辦妥了,怎么,給我點甜頭?”

  “呵呵,那就謝謝唐少了,要不,我請你吃飯?”

  “好,下午六點我來接你。”話畢,那頭干脆地掛了電話,足見那人是個霸道肆意習慣呼風喚雨的主兒。

  放下話筒,林錦瑟疲憊地靠上椅背,微微地嘆了口氣。

  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照進來,女人沙啞好聽的嗓音響起,“小王,準備好材料,我們該上戰場了。”
[/post]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1-10 19:57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3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3 許舟]
 嚴肅寂靜的法庭上,只聽得見一個好聽的帶點沙沙的卻又強勢的女聲在庭上回蕩,“……據我所知,原告所掌握的宏達集團與被告所在的東海建筑完全沒有任何商業關聯,因此,我的當事人,也就是被告根本就沒有作案動機,法官,我的發言完畢。”

  隨著女聲落下,法庭上喧嘩一片。

  法官與陪審團經過一番討論,面無表情地宣讀審判結果:“據法庭審判,被告被控涉嫌盜取商業機密,證據不足,經《中華人民共和國X法》第XX條……本法官判決,被告無罪,當庭釋放。”

  “林姐,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之前咱們所里的狗崽子們都說這次官司輸定了,哪想得到咱林姐就是那扭轉乾坤的主兒啊……”

  “咱那委托人不說還真是個帥哥,嘖嘖,帥哥也會惹官司……林姐你獨守空閨多年要不考慮考慮他?我覺得這廝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啊,話說你之前執意要接手這個案子是不是對這廝也有意思哇扒拉扒拉……”

  “啪——”

  “啊,林姐你干嘛打我的頭?”助理小王捂著頭睜大眼睛委屈地看著利落地收回“兇器”(文件夾)的林錦瑟。

  “沒什么,”林錦瑟沖著他陰測測地一笑,“只是在考慮我的助理是不是該換個嘴巴清凈點的人兒來當當。”

  “……”

  總算耳根清凈點了,林錦瑟勾起唇角,卻在抬眼的那一瞬,很快地隱了下去——

  許舟。

  她的心臟微微收縮,針扎般的痛楚開始不受控制地在體內各處細細的,尖銳的蔓延開來。

  迎面走來的,是一個面容英俊的男子。瘦削剛毅的面孔,厚薄適度的唇。他有著一雙細長的無情的丹鳳眼,曾經這雙眼睛用深情專注的眼光注視過她。仿佛她是他眼中獨一無二的花兒。

  而現在,她只能從他冷漠冰冷的眼睛里去追憶那過去的逝水年華。

  他的視線筆直向前,連個眼角余光都沒有給她。

  他們擦肩而過,陌生人般。

  他如今的衣服是筆挺昂貴的亞曼尼,而從前他穿的是她從地攤上買來的白襯衣。

  林錦瑟僵在原地一動沒有動,苦笑地想剛才在法庭上她竭力地不看向被告席果然是個明智的選擇,要不然像她現在這樣腦子空白的狀態,即使法官想要放水也定是贏不了官司的。

  “嗤,怎么見了恩人也不知道打個招呼——林姐我收回剛才的話,那廝哪配得上你啊?——剛在法庭上如果不是我們林姐硬是把‘證據確鑿’掰成了‘證據不足’,你以為你不蹲個八九年出得來么你?有點錢了不起是不……”小王又憋不住成了話嘮。正扒拉扒拉說個不停,回神一看,“咦,林姐呢?”

  步出法庭時林錦瑟看了看表,快5點了,正思忖著得趕緊回律師所還有一大人物正等著呢,包里的手機就震動起來,是一條陌生號碼的短信——

  “如果知道是你,我寧愿輸了這場官司。”

  林錦瑟怔在原地許久,半晌,白皙修長如蔥根的手指輕移,按下刪除鍵,將手機丟回包包里,隨即走進停車場。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那些幸福的過往美好的回憶是你親手打破。林錦瑟,你已沒有資格站在他的身邊。

  ——如果知道是你,我寧愿輸了這場官司。

  可是,許舟,我只想讓你幸福。
[/post]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1-10 19:57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4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4 唐流顏]
  待林錦瑟把車拐進工作所在的大樓下的停車場并走出時,一眼便看到唐流顏正斜倚著他的奔馳,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他的發絲被夕陽照得金黃,那樣隨意率性的動作,卻自然好看得讓人窒息。

  唐流顏是林錦瑟此生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即使是在很多年以后,她依然可以鮮明清楚地回憶起這天他微笑地朝她走來的樣子。他的眼睛是夜空的鉆石,璀璨奪目,薄薄的唇清晰地勾勒出微笑的弧度,那一瞬的流光溢彩像綻放的煙花一直延綿到她的記憶最深處。

  但同樣的,唐流顏是林錦瑟此生遇見的最無情的男人。

  他很愛干凈——或者說他有輕微的潔癖,這從他在床上的習慣和大奔清潔的空間便可略見一斑。

  纏綿過后,他會先起身下床進入浴室沖澡,換上浴袍,隨后走出,將床上仍疲累虛軟的女伴抱進浴室,放進浴缸,打開蓮蓬頭。隨即他會站得遠遠的,因為蓮蓬頭濺出的水珠會弄濕他的浴袍。

  很顯然,這并不是他體貼女伴的舉動。僅僅是因為情欲過后黏膩的體液和汗水會令他不舒服。

  這些似理所當然的舉動曾經將林錦瑟的所有尊嚴狠狠摔在腳下,碾得粉碎。

  “在想什么?”略微不悅的口氣,顯然說話的主人不習慣也不允許別人,尤其是女人,在與他同處一個空間時仍會走神。

  林錦瑟陡然拉回自己的思緒,想起自己已經坐在唐大少爺的愛車里,嘴角扯出輕佻,側過臉,眼角流轉出嫵媚風情的光芒,嗔怪道,“還能想什么,當然是想你啊。”

  “哦?”男人用眼角余光興味地瞥了她一眼,也樂意與她玩曖昧,“那想我什么呢——讓我想想,”修長蒼白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輕敲,“是我的錢,還是我的權呢?”戲謔的語氣讓人辨不出他話的真假。

  “不,還有一樣,”林錦瑟笑得像只貪婪狡黠的狐貍,越過座位在唐流顏的耳垂處呼著曖昧的氣,指尖輕劃過他的俊臉,用著迷的、又似玩笑的口吻輕吐香蘭,“還有……你的美色。”

  不意外地聽到一陣抽氣聲,一個大弧度的拐彎,奔馳在街道旁猛地剎車停下。

  “妖精。”唐流顏狠狠地咬住林錦瑟的唇,眼神迷離地喘著氣道。

  林錦瑟在意亂情迷中強迫自己清醒,用力推開他。

  太過火了。

  她的深眸里閃過一絲懊悔,平整了下呼吸,她朝著已有些惱怒的男人笑道,“唐少,我餓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

  唐流顏目光深沉,剛才的熱情在瞬間冷卻下來,他是個冷靜理智而自控力極強的人。他淡淡一笑,發動車子,朝目的地駛去。像什么事情都未發生過。

  *********

  高雅富有情調的法國餐廳,輕柔浪漫的小提琴曲在輕揚。

  林錦瑟望著桌上的鵝肝醬、沙朗牛排、馬賽魚羹,在舉起高腳杯喝酒時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下。坐在她對面的男人還在用流利的法文點菜。

  她其實不喜歡吃法國菜,她最喜歡的,是她工作的大樓對面的那家大排檔里的麻辣火鍋,和路邊攤的那些燒烤速食撈面。

  這些自然不能與眼前這位從小錦衣玉食,把山珍海味當做家常便飯的官家公子說。

  待服務員離開,唐流顏雙手交疊,黑瞳深沉,他似笑非笑地望著她,“我想你應該有話對我說。”

  林錦瑟舉杯的姿勢有片刻的不自在,心中暗暗驚訝這唐公子還真是個腹黑的主兒,明知道她的心思卻還假裝若無其事地與她嬉笑,她放下高腳杯,雙腿優雅交疊,正顏道,“既然唐少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我也就直說了,我們到此為止吧。”
[/post]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1-10 19:59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5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5  我只要你]
 “既然唐少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我也就直說了,我們到此為止吧。“

  說完這句話時林錦瑟重重喘了口氣,實話說她是有些害怕和心虛的,畢竟當初是自己先去“勾引”人家,現在好了,事情成了說分就分,于情于理都是她的不對。

  可是不說吧,唐流顏是誰?和這種大人物在一起久了,要是哪天說錯了什么話做錯了點事,那她的律師所就別想在B市有立足之地了。

  拿起刀叉,林錦瑟開始切牛排,卻見對面沉默了許久,一抬眼,就見唐流顏又用那種似冷淡又似譏誚的眼神看著她,喉嚨不由一窒,竟有些緊張起來,但“玫瑰”的稱號怎會是浪得虛名,她微垂下眼,不留痕跡地將慌亂掩過,轉眼只見她笑得百媚千嬌,“我說唐少也不是個小氣的人,可千萬別以為是我甩了您,我們之前約定就陪您一個禮拜的不是?到今天為止不多不少剛好七天,咱們,”頓了頓,她笑瞇瞇地說,“好聚好散。”

  唐流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的目光像風一般掠過她精雕細琢過的臉蛋,舉起高腳杯將腥紅的液體一飲而盡,笑道,“好,就依你。”

  林錦瑟并沒有松一口氣,她笑著望向窗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和疲倦。須臾,她說道,“那——勞煩唐少送我回家。”

  林錦瑟究竟是個怎樣的女人,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她其實有一雙很美的眼睛,目光總是淡淡的,像晨間的霧。仿佛總是隔著一層輕柔朦朧的薄紗看著別人,霧里花,水中月,飄忽清淡。

  唐流顏當初會答應這項交易,是林錦瑟萬萬想不到的。她當時只想碰碰運氣而已,并沒有真正預料到唐流顏會看中她。很荒謬。但那足以成為糾纏她一生的夢魘。或許她內心深處是不希望唐流顏看上她的。

  她至今仍清晰地記得那個晚上,放縱的一夜。

  與她相識不過一個小時的唐流顏慵懶輕松地靠在總統套房的意大利長沙發上,用似笑非笑的興味的譏誚目光看著她站在他面前一件件地褪下衣物。麻痹神經的酒精讓她的臉通紅,她的表情屈辱而忍耐。

  僅僅是七天。那七天仿佛耗盡了她所有的生命力。

  黑色的奔馳在暗夜里行駛,車窗外燈紅酒綠。這是個繁華的都市,光明與黑暗并存。那些欲望與隱忍在黑夜里肆無忌憚地浮沉。夜晚的風透過搖下的車窗吹進來,涼透人心。

  唐流顏將林錦瑟送到家門口,她的家在這個城市的邊緣,獨門獨院的小別墅,安靜不大卻很適合的單身白領女子居住。

  林錦瑟下了車,昏黃的路燈照下來拖出一道長長的陰影,她依舊覺得疲倦,緩緩停下了腳步。

  回頭,唐流顏依斜靠車門,一臉慵懶悠然地望著她。

  真是個好看英俊的男子。眼眶很深,深幽的黑瞳像無底洞,越發顯得眼睛明亮如星。

  “還有什么事么?”林錦瑟逆著月光看他,低聲問道,呼吸仍是有些急促的。

  她承認,她害怕這個男人。唐流顏。

  那男人開口,聲音低低軟軟的,令人著迷,

  “我后悔了。”他的嘴角有笑意,微微地翹起。

  林錦瑟怔了一會兒,臉上迅速劃過一絲怒氣,抬臉起來時卻依舊是修飾完美的笑容,“唐少,你我都是聰明人。喜歡你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執著于此?”

  “我就要你。”

  林錦瑟聽到這句話時就愣了——

  我就要你。

  心中莫名一慌,她似乎生起氣來,漲紅了臉,轉過身快步走向自家門口,走進去,關上了門。

  林錦瑟,你終究是個普通的女子。聽不得甜言蜜語。

  夜里沒有星星,月光出奇的明亮。

  唐流顏點燃一支煙,看著那個窈窕的身影裊娜生姿地走進去,太遠,僅看得到輪廓。

  突然他就憶起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她低著頭,大波浪的長發垂下來,遮住半邊臉,明明是微笑地同他說話,卻讓人感覺到徹骨的悲傷。

   良久。

  他摁滅了剛剛燃起的煙,隨手丟掉,轉身鉆進車內。

  黑色奔馳在夜色中疾駛而去。

好吧..俺承認,此章很狗血...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2-16 17:46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6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6 吳優]
 林錦瑟關上門后,發現屋內一片寂靜,黑漆漆的沒開燈。

  小優沒回來嗎?

  皺了皺眉頭,她在玄關處脫下外套,換上舒適的拖鞋走進客廳,正欲開燈,卻被一片漆黑中沙發的一點忽明忽滅的火光嚇了一跳。穩了穩心神打開客廳的燈,眼前的情景讓她一怔,隨后蹙起眉頭快步走過去。

  伸手奪過女子手里的煙,摁滅,丟進垃圾桶,林錦瑟火亮的瞳孔怒視著她,胸口急促的起伏表明她很生氣:“你既然答應了我要戒煙,就得遵守諾言!”她怎么能再抽煙?她的身體怎么再承受得住尼古丁和焦油的侵蝕?!

  那女子輕笑出聲,抬眼看向她,“總比你作踐自己的身體好吧?”她的臉色蒼白瘦削,在白熾燈的照射下顯出暗暗的青色,頭發凌亂衣著不整,眼神譏誚,看到此情景的人恐怕無法想象她是跨國銀行的亞洲區手握重權的CEO。

  林錦瑟臉色一白,微閉上眼睛,低聲道,“小優,別這樣看我。我以為你懂的。”

  女子彷佛抑制不住情緒般從沙發上騰的站起來,指著林錦瑟的鼻子開始破口大罵,“林錦瑟我吳優從來沒見過像你這么蠢的人!你把自己當成什么了?!你以為那個唐流顏是你能招惹的嗎?!為了個許舟你這樣作踐自己你覺得值嗎?我告訴你,許舟不會感激你,他只會更看輕你!”

  林錦瑟見她潑婦罵街的兇狠樣,心中一松,小優終究舍不得生她的氣。便笑了起來,順著她的話說下去,“是是是,你說得對,許舟不會感激我……“笑著笑著,忽然覺得眼角有些發熱,便頓住了。

  吳優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說錯了話,咬住唇,抬了抬手,終是抱住了她。

  “對不起,”她嘆著氣說,“我只是氣不過,那許舟算什么東西,憑什么讓你這樣犧牲自己。”

  林錦瑟示意吳優坐上沙發,而自己則舒舒服服地把頭靠在她的腿上,懶懶地開口,“沒有的事,這是我欠他的,”說著又是一笑,“說到底也是我自己沒能力啊沒能力,要不然怎么會淪落到出賣身體去打贏官司呢?唉!如果沒打贏官司我堂堂林大律師多沒面子啊。”

  林錦瑟聲情并茂的自嘲逗笑了吳優,“你活該,許舟的那個官司明明就已經定了,必輸!用膝蓋想也知道背后肯定有大人物要他蹲監獄,你倒好,偏偏要去逆著人心轉……”

  “所以我才去找唐流顏啊,”林錦瑟打了個哈欠,目光朦朧地說道,“在咱這里誰不得給他幾分面子?有他在,再難辦的官司我也敢打——嘶,輕點,耳朵疼。”

  只見吳優惡狠狠地捏住她的耳朵,咬牙切齒道,“你還有理?我告訴你,那唐流顏不是你能隨便招惹的人,別以為爬上人家的床了就得瑟起來,萬一哪天人家一個不高興了,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錦瑟一聽呵呵的笑,兩眼彎彎眉眼一拋,十足的狐貍精相,也顧不上耳朵疼,“放心,人家我早就從唐公子的床上滾下來了,今后各走各的道,誰也不礙著誰。”

  吳優一愣,“那唐少也舍得放了你這妖精?”

  林錦瑟不高興了,嘴巴一撇沒好氣地回道,“什么妖不妖精?那叫各取所需知道吧?他不放也得放,大不了我以強迫罪起訴他。”

  吳優不由失笑,這個林錦瑟,有時真不知是笨還是缺心眼,在外頭一站赫赫然是一法界精英,哪知一回到家那智商就朝嬰幼兒發展。

  唐流顏是誰啊?B市哪個地兒不是讓他隨便玩兒的,別說是去法院告他了,就算去國務院告他也說不定鬧不出個啥風浪來。

  “這次的事就算了,聽我的,以后別跟那個唐流顏扯上關系,咱惹不起。”吳優嘆了口氣,涂著鮮紅蔻丹的修長手指輕撫過林錦瑟的發,似有些憐惜地說道。

  “嗯,知道了,小優,我很累,先去睡了。”一陣陣倦怠的睡意潮水般侵襲而來,站起身,她打了聲招呼,便打著哈欠上樓睡覺去了。

  今天經歷過的事情太多,昨晚又被唐流顏折騰了一夜,現在的她就像打了無數場惡戰,渾身脫水了般身心俱疲。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2-16 17:46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7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7 唯有我,永遠不會傷害你]
 這天夜里,林錦瑟做了一個夢。夢里有個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似乎在朝她走來,又似乎遙遙地走遠,她被粗大的鎖鏈鎖在原地,一把熊熊火焰燃燒炙烤著她,熱,熱!她想看清那男子的臉,就發現那身影已消失不見,隨后耳邊響起了極近的聲音,詭異的,憤怒的,充滿恨意的——

  “林錦瑟,我永不原諒你——!”

  猛地從夢中驚醒過來,林錦瑟發現自己渾身是汗,張張嘴,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眼前的一切雪白雪白,晃得人心惶然。

  這里是——

  正巧有人推門而入,只見吳優端著一碗還在冒熱氣的湯走了進來,見她醒了臉上先是劃過一道驚喜,但很快嘴角一沉,說出的話也尖刻,“睡了兩天兩夜終于醒啦,發燒了居然還敢鎖門?——還差點成肺炎——哼,要不是大小姐我找來鎖匠開門,又Call司機送你到醫院,估計你現在離見閻羅王也不遠了。”

  可林錦瑟硬是從她的話里摳出了關心的意味,連忙討好的朝她笑笑,“我這不是習慣么?況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發燒了啊——小優你煮了什么湯?我想喝羅漢果八珍湯,沙參玉竹老鴨湯,粟米香菇排骨湯……”還沒來得及掰著手指一個個數,便聽見吳優一聲冷哼,

  “發燒還敢喝肉湯,我給你熬了生姜水,你得給我喝完,一滴也不能剩。”頓了頓,無視林錦瑟瞬間垮下的臉,又繼續說,“剩下的我會捏著你鼻子灌。”

  沒辦法,家里的煮飯婆是老大。

  林錦瑟苦著臉把辛辣嗆人的生姜水喝了下去,把碗遞回給吳優,正想著發燒也好,前段時間為了官司就沒好好休息過,正好趁這幾天給自己放個假時,突然想到了個嚴重的問題。

  抬頭,“小優,我的衣服是誰給換的?”她有裸睡的習慣,又燒得迷迷糊糊的,那這一身的病號服是誰給她換上的……一個可能性猜測劃過腦海,不祥的預感。

  “是我,怎么?大小姐我屈尊給你換衣服你還不樂意了?”

   林錦瑟嘴角不由抽搐了下。

   當然不樂意啊不樂意!被一個女同胞看光光是無所謂,但給一個女同志看光了就……

   

  吳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端起空碗就朝門口走去,后又頓下腳步,背對著她輕輕拋下一句話,“錦瑟,你要記得,世上所有人都有可能,唯有我,永遠不會傷害你。”

  林錦瑟怔了半晌,微微一笑,忽然又有了睡意,便鉆進了被窩,伴著淡淡的消毒水味沉入夢鄉。

  &61548;*

  待林錦瑟出院時,已是三天之后。吳優開著輛悍馬特囂張的停在醫院大門口等她。這女人什么都好,就是特愛現。化妝品要買意大利進口的,衣服要法國巴黎空運的,連買輛車,都要買燒油又燒錢的悍馬。在金融危機油價暴漲的年代把這樣的車開出來簡直就是欠拍。

  林錦瑟在眾人既羨慕又鄙視的復雜目光中灰溜溜地鉆進車內,又被吳優華麗麗的裝扮囧了一回。

  這女人的大腦是什么做的?這個年代居然還有穿著肚兜上大街的女人!還是那種繡著大牡丹花的紅肚兜!>0<

  “這叫個性,走在大街上回頭率多高啊,懂吧?”輕飄飄一個媚眼拋過來,暗含威脅和殺氣。

  林錦瑟一路上嘴角微翹,心情極好的回家。

  呵呵,吳優,這個可愛的女子。

  一回到家,林錦瑟才想起手機還放在包包里,連忙進房間翻出一看,五天連續處于待機狀態,手機果然沒電了。于是插上充電器,順便開機,二十多條未讀短信和十幾個未接來電。

  多數是助理小王發的——

  “林姐,飛達公司的總裁請你吃飯,我幫你回絕了。哈哈,知道你看不上禿頂老頭子……”

  “林姐,恒寧電子的主席黃女士想和咱商談——好像是想和她那無能老公離婚——也是,自古女不如男,黃女士遇到個只會混吃混喝的窩囊廢也算委屈她了哈哈……”

  “林姐,你怎么不回電話,這兩天有很多案子要處理啊,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不帶這樣壓迫員工的!”

  ……

  一條條往下翻,林錦瑟舒舒服服地坐在地板上慢慢看,偶爾像貓一樣打個哈欠,目光慵懶。二十六歲了,畢竟不再年輕,又缺乏運動,大病初愈后依舊覺得身體軟軟的,骨頭酸痛使不上力氣。

  改天去報個瑜伽班吧,既鍛煉身體又放松心情。

  正這么想著,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便赫然跳入視野內——

  唐流顏。

  “林錦瑟,為什么不接電話?”

  “林錦瑟,我在你家樓下,出來。”

  “……”

  最后一條——“林錦瑟,你果然是個瀟灑的女人。”

  林錦瑟看得冷汗直冒,這唐公子最后一句話什么意思啊?不多想,她趕緊回撥唐流顏的電話,沒有花俏的彩鈴,單調的“嘟——嘟”聲讓等待的十幾秒鐘變得無比的漫長。

  林錦瑟感覺握著手機的手心正在慢慢地滲汗。
  電話接通了,“喂。”低沉的略帶磁性的嗓音沙啞地在耳畔響起。

  林錦瑟清了清嗓子,鎮定自若地道,“你好,我是林錦瑟。”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2-16 17:48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8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8 驕傲有時要為現實低頭
 林錦瑟清了清嗓子,鎮定自若地道,“你好,我是林錦瑟。”

  電話另一頭隱約傳來嘈雜的聲響。

  那頭輕應了一聲,“嗯,等一下。”似乎是與同伴說了句什么,嘈雜聲越來越遠,林錦瑟心想估計他是走到更安靜的地方接電話了。

  “林小姐,終于有空回我電話了?”

  正當林錦瑟有些心不在焉的時候,唐流顏的輕笑聲讓她頓時寒毛直豎,這個男人的笑里,是藏著刀子的。感覺到手心繼續在滲汗,她深吸一口氣,眼神微閃,呵呵笑著回道,“我哪敢不接您的電話啊?只是人家這幾天生病住院了,手機又落在家里了,又不是神算子,實在是沒法知道您來了電話啊。”

  電話那頭短暫沉默了片刻,緩緩回道,“那好點了么?”平淡的語氣讓人聽不出他的心思。

  林錦瑟微愣,一邊揣摩著這唐大少爺的話里是不是有關心的意味,一邊語帶笑意地說,“托您的福,好多了。”

  “那正好,我缺一個女伴,打扮漂亮點,半個小時后我要在唐璽酒店見到你。”話音一落,電話就掛斷了。

  林錦瑟瞪著被掛斷的手機,咬牙切齒。這是什么意思?唐流顏到底還記不記得她和他在五天前已經毫無干系了!

  可是再怎么不甘愿,唐流顏畢竟不是她林錦瑟惹得起的人物,她有她的驕傲,但虛浮的驕傲有時必須要為現實低頭。

  忿忿地打開巨大的衣柜找衣服,換上,開始化妝。既然是夜晚,酒店,黑暗,沉淪——那么,自然是冶艷妖媚的煙熏妝。

  坐在化妝鏡前的女子嘲弄一笑,嘴角的妖嬈點亮了冰涼的瞳孔。

  既然是煙熏妝,那么讓唐大少爺多等那么一會兒,也不為過吧?

  

   位于B市最繁華地段的唐璽酒店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娛樂場所。白天這里是接待各國領導人的頂級酒店,但一到夜里——昏黃搖曳的燈光,衣著光鮮但舉止放蕩的客人,曖昧輕佻的調笑,高腳杯碰撞濺出的鮮紅液體,壓抑著欲望和罪惡的瘋狂——

  “歡迎來到唐璽酒店。”金碧輝煌的大門口,身著旗袍的美麗女子們一字排開,完美的笑容中透著尊敬和禮貌,卻又讓人體會到從骨子里透出的冷淡和高傲。

  林錦瑟踩著七寸高跟鞋,如女王般姿態優雅地邁進酒店。途中不時遇到些達官顯貴們,衣著凌亂地摟著華衣鮮貌的女子,醉眼惺忪。

  林錦瑟拿出手機,輕微的“咔嚓”聲在衣香鬢影笑聲不斷的酒店里無人會覺察。待收回手機,林錦瑟突然覺得心情好了一些。呵呵,有備無患,這些可都是極好的武器啊。

  盛夏的夜本應悶熱,但唐璽酒店卻打足了空調,冷絲絲的空氣刺激得裸露的皮膚不由自主的冒出點點雞皮疙瘩。

  林錦瑟在侍者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包廂的門口。

  門沒有關緊,顯然是在等她。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象征性地敲敲門,推開。

  一股子夾雜著煙酒和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的古怪味道撲面而來,林錦瑟還來不及捂住口鼻,一個輕佻戲謔的聲音響了起來,“喲,這不是林錦瑟林大律師么?唐總果然有本事。”

  林錦瑟抬眼一看,是一個長相風流俊俏的男人,穿著隨意的襯衫西褲,桃花眼,左耳穿了一枚戒指。此刻正斜坐在長沙發上,笑容邪氣地望著她。

  再環顧四周,燈光昏暗,杯影幢幢中,一群男男女女或是坐在沙發,或是站著倒酒,男人們與脂粉風塵味十足的女子嬉笑玩鬧著,一群二世祖,仗著強大的背景肆意放蕩。

  而唐流顏,更是其中了不得的人物。他雖不是高干子弟,卻讓能讓高干子弟們對他俯首帖耳。

  暗藍的燈光斜斜地打過,包廂內的烏煙瘴氣讓林錦瑟有奪門而逃的沖動。

  “林錦瑟。”包廂的角落,一張沙發,男人不端不正地靠坐著,姿態輕松隨意,輕晃著手中的高腳杯,似笑非笑地望著她,“一個小時,你來得夠早。”

  他的目光深邃迥然,在昏暗的燈光上看不清表情,只是那雙眼,平淡的,冷漠的,嘲弄的——明明是由下而上看著她,卻不知為何給人一種自上而下的俯瞰之感。

  林錦瑟心中暗嘆,原來世上真的有人,生來就是居高臨下,注定高高在上,讓人仰望。

  她抿住唇,扯出一抹輕笑走到他面前,毫不避諱地坐在他腿上,把他手中的高腳杯一轉,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隨后委屈地望向他深黯的眼睛,“您不是要我打扮得漂亮點么?女人化妝哪能那么快?”話音又是一轉,柔柔地道,“而且我還把酒喝了,算是賠罪。”

  唐流顏靜靜地看著她,不說話,這讓林錦瑟的心微微一緊。沒錯,她就是故意遲到,但此刻唐流顏的不動聲色卻讓她開始后悔起來。這個可怕的男人,讓一向善于察言觀色的她無法看透心思。

  這時,剛才出聲調侃的那名男子又說話了,“我說吧,一杯酒哪抵得了罪,咱大伙兒可等了你整一個小時呢!”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2-10 22:12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楚涼離線
級別: 橘園貴賓

UID: 125648
精華: 5
發帖: 2971
橘果: 39436 顆
威望: 6003 點
光輝成就: 1 分
群組: 就愛P圖
在線時間: 1393(時)
注冊時間: 2008-12-06
最后登錄: 2014-02-23
9 發表于: 2009-07-11  
[正文:Chapter9 這輩子,我都不會放開你]
 容七。林錦瑟眉頭微微斂起,隨即又緩緩散開,伸手環住唐流顏的脖子,側過頭,目光流轉之間已是軟軟的略帶討好的語調,“唐少。”那輕飄的一聲叫喊,含著無限的委屈和信任。

  果然,“容七,別胡鬧。”淡淡的出聲,唐流顏的表情看不出喜怒,那雙纖長的蒼白的手卻開始環上了林錦瑟的腰際,緩慢的,曖昧的撫摸著。或許是感覺到了正軟軟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兒身體的陡然一僵,他的嘴角勾起了似愉悅又似興味的弧度。

  那名被叫做“容七”的俊俏男子有些尷尬的住了口,哼了一聲扭過頭去喝起了悶酒,那氣悶的模樣倒有些像耍脾氣的小孩。

  容七。林錦瑟在心里慢慢咀嚼著這個名字。這個人,她是認得的。容始是他的大哥,去年被人誣陷收取巨額賄賂,那時容始曾派人來求她為他辯護,卻被她婉言拒了。官場上的腥風血雨,盤枝錯節錯綜復雜,一旦被牽扯上,那就難以擺脫了。這個案子的后續她后來也沒去關心,不過依剛才容七的反應來看,結果必定是不好的。

  但這不是她的錯,她不必覺得有絲毫愧疚。人活在世上,首先得學會自保。

  可是,她沒有想到她定著目光出神的模樣已經讓某人不太高興。那握在她腰上的手指微微一收,耳邊響起悠悠的嗓音,“看什么?沒什么話要跟我說嗎?”

  林錦瑟只覺耳邊有熱氣呼過,腰上緩緩收緊的力量讓她開始吃痛,連忙收回目光,笑著回道,“不就是來給唐少長臉的么?”想她穿得漂漂亮亮的,化了美美的妝,不是正合他的意?

  唐流顏眼底墨色流動,眼角有極輕的笑紋,仿佛是真的被她的話所取悅,從沙發上站起,一把摟過林錦瑟的腰,他朝眾人點點頭,“先走了,大伙兒慢慢玩。”說完,便自若地帶著她離開了包廂。

  林錦瑟在即將步出門口時回頭,見這些個背景強大的高干子弟們似松了口氣般對望,不禁一怔。

  她的背脊生涼,自己到底惹上了個什么人物?

  一直走到酒店停車場,林錦瑟掙脫了環在她腰際的手臂,轉過頭,微笑,“唐少,這下沒我的事了吧,那,我先走了。”說著,揮揮手,轉身離開。

  唐流顏靜靜地站在原地,挺拔頎長,一身白色的西裝襯得他的眼眸深幽如海。

  突然他快步向前,一把抓住前方似落荒而逃的身影,使力扯了過來,掐住她的下巴用力地吻了下去!

  林錦瑟被他這一舉動嚇到了,瞳孔放大成驚慌的模樣。感覺到嘴唇上有溫熱的東西在細細輾轉,她驚得用力想要推開他,卻被他狠狠地咬破了唇!血腥味在舌尖彌漫開。

  他想干什么?他到底在干什么?

  林錦瑟重重喘息,腰際被巨大的力量禁錮著,將她勒得喘不過起來。

  慢慢的,她放棄了,沒有力氣再反抗,閉上眼睛,任憑他在唇上肆虐流連,只是緊咬著牙關,不讓他的舌頭闖入。她的這一舉動并沒有激怒唐流顏,他開始放輕力道,輕柔地舔舐,像狂暴的獅子在享受美食之前最后的溫柔。

  林錦瑟微睜開眼,看進他深黯的眼眸,這個男人在接吻時從來不會閉上眼睛——眼神就如此刻一般,冷靜理智,絲毫沒有迷亂的情緒,只是望著她,像法醫面對即將解剖的尸體,毫無感情。

  這個認知突然讓她覺得筋疲力盡。他不愛她。是的,他不愛她,卻不肯放開她。

  這時,背后忽然掠過一陣冷意,她用眼角余光無意一瞥,身體卻在此刻瞬間僵硬如石。

  許舟!

  那個曾經白衣勝雪的站在女生宿舍樓下等她,總是吟吟淺笑的許舟,在多年后的今天,穿著黑色的西裝,倚著藍寶堅尼,漠然的眼神,那樣遙遙的,遙遙的,望著她。也不知道到底看了多久。

  就如同午夜夢回之時的情景,仿佛是要靠近她,又仿佛是要遠離她。

  就在她與另一個男人接吻的時候,他就這樣出現了。

  ……

  “女人,接吻要專心。”低沉沙啞的嗓音撫過她的唇畔,她身體一震,手指驀然收緊,深深陷入掌心!是他!他是故意的!

  她拼命地掙扎起來,像一條溺水的魚,嗚咽著,哀求著,從喉嚨里發出低啞的聲音,“放開我,唐流顏,求求你放開我……”她的嘴唇微微地張開,卻被滑溜的舌頭趁虛而入。

  那舌尖在她的口腔肆意搜刮,近乎野蠻地貪婪地索取著。

  藍寶堅尼從他們身邊緩緩滑過,像好萊塢動作片里的慢鏡頭。林錦瑟驀然扭過頭,絕望地發現那個人甚至連個回頭都沒有,就這樣像陌生人一樣擦肩而過了。

  她忽然渾身失去了力氣,再也無法抵抗。

  可是唐流顏卻放開了她。他扣住她的下顎,那雙深黯的永遠無法讓人看透的眸子鎖住她,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林錦瑟,這輩子,我都不會放開你。”
[ 此帖被楚涼在2010-02-16 17:48重新編輯 ]
《心懷不軌》腹黑高干,男女雙強,新文懇請大家有空去醬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描述
快速回復

【溫馨提示】請認真回帖,禁止純表情、純數字、純復制等水帖!請勿套用“謝謝樓主”、“抱走”、“完結沒有”等無意義的回復!每個帖內連續回復請勿多于3帖,每個版面連續回復請勿多于10帖!除茶館外其他版面請勿版聊,回帖請與主題相關。
驗證問題:
《微微一笑很傾城》的作者是誰? 正確答案:顧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甘肃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optgroup id="g0maw"><div id="g0maw"></div></optgroup>
      <small id="g0maw"><xmp id="g0maw">
      <center id="g0maw"></center>
      <tt id="g0maw"><object id="g0maw"></object></tt>
      <optgroup id="g0maw"><div id="g0maw"></div></optgroup>
      <small id="g0maw"><xmp id="g0maw">
      <center id="g0maw"></center>
      <tt id="g0maw"><object id="g0maw"></object></tt>
      全讯新网五湖四海开奖 pk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安装 牌九什么叫双天至尊 润升娱乐 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皇家时时彩 MG阿拉德之怒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欢乐炸金花 90后美女山寨艳照门